中國企業未來發展面臨的競爭性市場挑戰是人民幣升值|巴倫看中國

中國未來麵臨的競爭性挑戰將是人民幣升值,而不是像特朗普長期以來堅持的那樣讓人民幣貶值。

美國目前正處於新皇冠案件激增和選後混亂之中,因此美國財政部在本月發佈的半年度評估報告中沒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是可以理解的。

早在五年前,我們在當時《巴倫週刊》的一篇封麵報導(Trump is Wrong on China)中就曾指出,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唐納德 · 特朗普指責北京故意讓人民幣貶值是錯誤的。我們國家還對美國政府財政部2019年關於發展中國市場操縱人民幣匯率的論點提出過異議。

由於選舉團確認了拜登的當選,而特朗普計票方案仍令人質疑,美國財政部指責中國壓低人民幣匯率可能會更加困難,因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飆升至兩年多來的高點。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53.6後不久才果斷突破臨界點。真正在下跌的是美元指數,它已經從3月份的峰值下跌了12%以上。

人民幣的走強,既反映了中國從新一次王室爆發的經濟影響中迅速復蘇,也反映了央行刺激措施的相對克製,與美聯儲(Fed)和歐洲央行(ECB)異常快速的貨幣擴張形成鮮明對比。

這些最新進展並沒有逃脫我們的老朋友、經濟研究諮詢機構Macro Mavens的總裁斯蒂芬妮·波姆博伊的尖銳目光。她在最新的宏觀市場經濟發展政策進行資訊中指出,中國的工業企業生產技術已經開始回升到了疫情前的水準,而服務業的增長率已經超過了之前的水準。相比發展之下,美國國家工業企業產值繼續低於上年同期經濟水準,儘管降幅有所增長放緩,而服務業則回到了中國疫情前的水準,但仍低於2018年的峰值。

人民幣 貶值

147


868